首页 资讯 娱乐 搞笑 体育 乐活 财经 科技 音乐 社会 综合 汽车 影视 网络视频

三本资源网 打造网络视频第一网

旗下栏目: 资讯 搞笑 游戏 网络剧 微电影 时尚美妆 旅游 脱口秀 学习考试 小知识 健康养生 动漫 娱乐八卦 汽车

首页 > 网络视频 > 其他 > 河北巨鹿正当防卫案调查:羞辱施暴终遭报应

河北巨鹿正当防卫案调查:羞辱施暴终遭报应
来源: | 作者: | 人气: | 发布时间:2019-09-05
摘要:

  ● 从杀人案到正当防卫,跨度太大了,涉及方方面面的问题,不仅政法机关之间认识不一,检察机关内部也有不同认识,还有死者家属能否接受,社会能否认同等

  ● 正当防卫是否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应当根据防卫人当时所处的环境来判断,而不是行为后的判断

  ● 迟到的正义是有瑕疵的正义。既然法律赋予了检察机关启动自行补充侦查权和不起诉决定权,该用不用就是失职,能用不积极用就是怠于履职。作为法律监督机关,敢于担当,依法及时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守护公平正义,是职责也是底线

  □ 本报记者 周斌

  2018年5月20日晚11时许,河北省邢台市巨鹿县郊外一村庄内,雨后夜幕下,一起杀人案正在发生。

  在一个农家小院,10平方米左右的堂屋里,两名青年男子展开激烈搏斗。一名男子手持剪刀,拼命刺扎对方,在其前胸、后背、面部、颈部、手臂等处留下多处伤口,其中一刀扎断颈部静脉,一刀捅至心室,致对方当场死亡。

  命案打破了这个小村庄的宁静。然而,当地村民对死者并没有过多的同情,相反,在案发后不久,970多位村民签名摁手印联名请愿,希望对“凶手”董民刚给予宽大处理。

  虽然公安机关经过两次补充侦查,坚持对这起案件以故意杀人罪移送审查起诉。但8个多月后,邢台市人民检察院公开宣布:董民刚致人死亡的行为是正当防卫,依法决定对其不起诉。董民刚无罪释放。

  今年6月5日,头一天晚上的雨迹未干,《法制日报》记者踩着泥泞的乡间小道来到案发现场。41岁的董民刚推开自家小院的青漆铁门,向记者讲述了这起案件的更多面貌。

  激烈搏斗造成死亡

  羞辱施暴终遭报应

  案发的村庄距离县城有10多公里,董民刚的家位于村南头连成一片的住宅中,各家的小院风格相似,没有熟人指引,很难找到。站在略显杂乱的院子里,回忆起一年多前的那一幕,董民刚依旧感到极度不安,身体不时微微发颤。

  2018年5月20日晚22时许,董民刚坐在堂屋沙发上看电视,身边是已经熟睡的9岁次子,妻子李燕在卧室休息。听到院子里有动静,董民刚打开房门查看,醉醺醺的刁贵利迎面走来。

  刁贵利是翻过两米多高的围墙入院的。他骂骂咧咧,进门就打了董民刚一拳,之后用脚猛踹卧室房门,将门板踹裂。李燕打开门,刁贵利扑上前将她上衣撕坏,后又将前来劝阻的董民刚的上衣扯破。

  董民刚的家,刁贵利不是第一次来。

  据警方调查,2016年,李燕在县城打工时与刁贵利认识并产生不正当男女关系。刁贵利经常出入董民刚家中,对其威胁、打骂,有时还在董民刚家中同李燕过夜。

  这一次,李燕苦苦哀求刁贵利离开,甚至自己一度跑到院外,但刁贵利就是不走。一边嚷嚷着“我今天要整死你”,一边殴打董民刚。董民刚始终未反抗。其间,9岁的孩子被惊醒,哭着跑了出去。

  “当时他让我跪下,我也跪了。”董民刚回忆说。

  身高1米75左右的董民刚,看起来身材颇为健硕,体型和刁贵利相当。但董民刚自称从小性格较为懦弱,加上刁贵利在他面前处处表现为混社会的一面,并长期对他进行语言威胁,导致其在两年多时间里一直不敢反抗,甚至有段时间为逃避而外出打工。

  打骂了一段时间,刁贵利让董民刚写离婚协议。董民刚找来纸和笔,由于紧张,字还没写,笔就掉地上了。此举激怒了刁贵利,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汽车钥匙,用力戳向董民刚的面部。

  董民刚欲逃跑,被刁贵利拽住继续殴打,并扬言要将其置于死地。情急之中,董民刚抓起茶几上一把平时干活用的剪刀扎向刁贵利,两人倒地,扭打在一起。

  当时的情况,董民刚说自己都记不清了,脑袋一片空白。直到刁贵利不再打骂,他才停止刺扎,拎着剪刀走到屋外,看到妻子带着邻居赶来,董民刚让妻子和邻居拨打急救电话和报警电话。

  110指挥中心显示的报警时间为当晚23时18分。本案主办侦查员、巨鹿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张万广赶到现场看到:董民刚坐在堂屋门口的地上,脸上、身上都是血,整个人处于高度紧张和恐惧状态;刁贵利躺在堂屋中央,经120急救人员现场确认,已经死亡。

  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两次退回补充侦查

  无罪释放后,董民刚将自家小院的红砖围墙又垒高了三四十公分,并在上面扎上碎玻璃。新旧围墙的分界线明显,身高超过1米8的记者站立抬手都够不到分界线。而1米75左右的刁贵利,曾经多次踩踏院外砖跺翻过此墙。

  董民刚告诉记者,刁贵利学过武术,经常打骂他,有一次,刁贵利欲强行带走李燕,他上前阻拦,被掐脖子差点窒息,“刁贵利自称混迹黑社会,手下有百八十号人,能让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还说如果我不听话,我父母和在县城上初中的大儿子的安全就无法保证”。

  因为“惹不起”,至案发前,董民刚始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而最终促使他拿起剪刀反抗的,“可能只是本能”。

  案发后,警方迅速以故意杀人罪立案侦查。

  “当时现场只有嫌疑人和被害人两个人,根据嫌疑人供述、现场勘查意见及尸检报告等,我们初步认定为故意杀人,以故意杀人罪移送检察机关。后经补充侦查,我们认为董民刚的行为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属于防卫过当,仍以故意杀人罪移送审查起诉。”张万广说。

  据本案承办人、邢台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温可红介绍,检察机关审查后认为,董民刚的行为具有防卫性质,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分别于2018年9月、12月两次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

  她回忆道,第一次退回,提纲列出7条补充侦查意见,包括:董民刚的行为是否属于正当防卫或防卫过当;案发当晚董民刚的手机两次拨打110的情况;刁贵利是否经常去董民刚家与李燕过夜等。

  第二次退回,提纲又列出7条补充侦查意见,包括:在刁贵利丧失侵害能力的情况下,董民刚是否有继续实施伤害的行为;刁贵利的创口是如何形成的;作案工具剪刀平时干什么用,放置位置等。

  两次补充侦查,未能改变公安机关认定的罪名。

  张万广以一个细节举例说:“死者的凶器是一把车钥匙,用车钥匙戳扎董民刚,确实造成了一定的伤害,但车钥匙毕竟不是刀,不足以剥夺对方生命。而董民刚拿剪刀刺扎死者这么多刀,明显超过必要限度。”

  “虽然只是车钥匙,但当时戳扎力度很大,将董民刚的鼻部、耳朵都扎穿了,流了满脸血。董民刚当时很害怕、很紧张,只知道刁贵利拿着亮闪闪的金属类凶器,不清楚具体是什么,加上以前刁贵利给他造成的巨大心理压力,董民刚的反击是在巨大的恐惧下作出的正常反应。”温可红说。

责任编辑:

最火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