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娱乐 搞笑 体育 乐活 财经 科技 音乐 社会 综合 汽车 影视 网络视频

三本资源网 打造网络视频第一网

旗下栏目: 资讯 搞笑 游戏 网络剧 微电影 时尚美妆 旅游 脱口秀 学习考试 小知识 健康养生 动漫 娱乐八卦 汽车

首页 > 网络视频 > 脱口秀 > 广州线下脱口秀 在笑声与“羞辱”中野蛮生长

广州线下脱口秀 在笑声与“羞辱”中野蛮生长
来源: | 作者: | 人气: | 发布时间:2020-10-24
摘要:

广州线下脱口秀 在笑声与“羞辱”中野蛮生长

开放麦表演现场,观众合影。

广州线下脱口秀 在笑声与“羞辱”中野蛮生长

正在表演的酱子。

广州线下脱口秀 在笑声与“羞辱”中野蛮生长

梗有理脱口秀俱乐部主理人丧教。

  工作日的夜晚,广州一间面积不大的清吧里,近60位观众正在等待观看演出。“如果好笑,就大声笑出来,如果觉得不好笑、烂透了,就鼓掌‘羞辱’他们。”这是一家脱口秀俱乐部每周固定时间的开放麦表演现场,随着主持人的登场,不时爆发出笑声和掌声。

  脱口秀发源于欧美,于2009年在中国内地萌芽。2017年起,得益于多档脱口秀节目的影响力,这一喜剧形式进入大众视野。在此期间,脱口秀也在广州悄然扎根,从不温不火到野蛮生长,从业者们看到困境,但仍对未来的发展充满期望。

  “兴趣社团”

  周二的夜晚,位于广州市体育西地段的一家清吧里,摆了近60张凳子,座无虚席。灯光暗下来,观众的目光聚焦于舞台。

  “觉得不好笑的时候,想想票价,它仅是你们工资的千分之一。”“如果听到演员讲的段子好笑,就大声笑出来,如果觉得他们说得不好笑、烂透了,那你们就鼓掌‘羞辱’他们。”梗有理脱口秀俱乐部主理人、现场主持人丧教的开场白引得一阵笑声。

  这是梗有理脱口秀俱乐部开放麦的表演现场,票价29元每人,还附赠冷饮。新手在这里练习舞台状态,老手打磨和测试自己准备的段子。一个半小时里,7位演员轮流上场,每人进行5到7分钟的表演。7人中,包括文字工作者、互联网从业者,还有在校大学生等。

  这样的开放麦表演,每周二、周五晚,梗有理脱口秀俱乐部会分别在广州的两个合作场地开启。“这一场有60个观众是比较多的,平时就是三四十人。”丧教告诉南都记者。他既是每场表演的主持人,也是表演嘉宾之一。

  与脱口秀线下商业演出相比,开放麦更像是俱乐部每周固定的“兴趣活动”,而俱乐部则像是“兴趣社团”。丧教介绍,在开放麦,演员们没有薪水,都是因为兴趣爱好而来,很多人讲了一次就走了;每场开放麦的演员都不一样,大部分人都是初次登上脱口秀的舞台。

  酱子属于少数能坚持下来的新演员,她已参加过四五场线下开放麦活动。表演开始前,主持人调侃她为“广州前十”的女脱口秀演员——因本地女演员实在太少。她戴着一副眼镜,样子清秀文静,若非真正看到她的表演,很难把她与“搞笑”二字相联系。

  26岁的酱子本职工作是用户运营。5月,她上了一些脱口秀段子的培训课,后来又看了几场脱口秀表演,主理人告诉她:“感兴趣可以试试。”于是,她开始了“选题——写稿——开放麦测试——调整表演和文本——再测试”的准备过程。她在周末集中精力写稿、攒稿和练习,段子取材于身边的小事,如减肥、追星、相亲等。她认为“写段子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目前还没有过题材枯竭的时候。

  开放麦几乎是所有脱口秀新人必经的阶段。广州香蕉脱口秀俱乐部联合创始人Fish告诉南都记者,新人一般从写500到600字的段子做起,上台表演3分钟。一开始没有人笑,到有两三个人笑,再到3分钟都很成功。之后,再练习5分钟、7分钟,甚至30分钟、1小时。

  “5-10分钟能做到比较成功的演员,就可以接一些商业演出。演员能够驾驭的时间越长,票价就越高,观众规模也会越来越大。”Fish说。

  扎根的舶来品

  这一场开放麦表演,钟永明的出场无疑是独特的。这个四十岁上下的男人看起来黑瘦,留着中长发,颧骨和脑门有些凸起。作为这场表演中唯一的粤语讲者,他的段子里混杂着大量俚语,讲到激动处,他常抑扬顿挫、手舞足蹈,极为投入。末了,他还不禁自嘲:“好像你们都get唔到个point嘅,不过我讲咗十年都没人笑的了。”

  钟永明是全国最早在全职做“栋笃笑”的演员之一。作为一种文化“舶来品”,脱口秀起源于欧美的“Stand-up comedy”,又称单口喜剧,即一人一麦讲原创笑话。1990年,香港演员黄子华引入了这种表演方式,并翻译为“栋笃笑”,采用粤语表演。

  2000年左右,钟永明通过黄子华的演出第一次接触到栋笃笑;2006年,一次上网让他认识了国外的脱口秀表演,后来慢慢了解到“讲笑话可以成为一份职业”;2011年,31岁的他决定辞去英文翻译的工作,全身心投入到“栋笃笑”的创作和表演中。最早讲“栋笃笑”时,钟永明没有找到属于他的舞台,于是上街头表演。多年来,钟永明都在街头辗转。

  钟永明在街头表演的同时,广州脱口秀也悄然扎根。2013年,广州脱口秀俱乐部(香蕉脱口秀俱乐部的前身)成立,是当时广州唯一的脱口秀俱乐部。2015年初,Fish出于对脱口秀的兴趣兼职进入该俱乐部。他回忆,彼时的脱口秀行业,不论是广州还是全国,仍仅具有一个雏形。“全国的俱乐部可能不会超过10个”,而钟永明是广州“唯一全职做脱口秀的”。

  Fish介绍,当时俱乐部每周只有一场免费的开放麦,一个月一到两场商业演出。观众和演员都很少,有过几个演员对应一个观众的情况,甚至有时候只有演员没有观众,“像内部交流一样”。彼时,商业演出的票价很低,“最多60元”,而目前商业演出的票价大多在100元左右或以上,有的演出票价高达两三百元。

  2015年末,Fish联合广州脱口秀俱乐部的主要成员成立了香蕉脱口秀俱乐部。随后的几年里,广州的脱口秀行业“不温不火”地发展着,Fish甚至因为工作忙,在2016年到2018年期间,几乎没有参与过表演。

  生机下潜伏的困境

  2017年,以《吐槽大会》和《脱口秀大会》为代表的新型脱口秀节目异军突起,将脱口秀推向大众视野。

  这两档节目都来自于笑果文化推出的“年轻态喜剧”——呈现年轻的表达方式和生活状态;拥有丰富的表现形式。2017年上半年,多家喜剧内容公司获得了千万级或以上的融资。

  得益于脱口秀综艺的影响力,广州线下脱口秀演出市场也被点燃生机。2018年,Fish终于决定辞去本职工作,全职演出和经营俱乐部。同年,原本在贸易行业工作的丧教入行脱口秀;在街头演出的钟永明,因为住所附近“通了地铁”,开始走向室内脱口秀俱乐部。

  受疫情影响,2020年的线下演出市场按下暂停键。遭遇疫情重创的线下脱口秀行业,在综艺《脱口秀大会》综艺爆红之后,依然面临重重困境。

  在Fish看来,这个困境“是一个综合的问题”。演员和观众相辅相成,演员是否有专业内容、持续创作动力,观众的接受程度都很关键。

  “线上综艺节目看起来带动了线下的发展,但仅仅是更多的人知道了(线下脱口秀演出)的存在,线下脱口秀演出还处于萌芽的状态,专业程度等方面都有所欠缺。演员土壤、观众土壤都还要加强。”Fish说。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