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 > 演出必须继续,国内音乐节井喷式复苏 > [加载失败请点击]
推荐: 中国没有脱口秀 妈妈,大海撞我!#萌娃晒一晒 脱口秀为什么火了
播放次数:
内容摘要

从杭州出发,经过北京中转,到张家口后由高铁转为汽车,在经过漫长的跋涉后,黄伟终于在8月15日下午到达崇礼。

崇礼原本是张家口的郊县,距离城区中心50公里,是2022年冬奥会雪上项目主要的竞赛场地之一。但黄伟对此并不关心,他的目的是一场音乐节

漫长的疫情冻结的线下娱乐业态开始解封,国内终于迎来了第一个音乐节——迷笛音乐季。来自全国各地的乐迷们辗转来到崇礼,只为一场久违的狂欢。

看完当天压轴的刺猬乐队演出已是凌晨左右,由于选址与交通规划的不太合理,黄伟不得不打车回到张家口,路上黄伟用手机发了条微博,引用了著名英国乐队皇后乐队的那首名曲:

“The Show Must Go On(演出必须继续)。”

演出确实还在继续。从迷笛音乐季开始,国内的音乐节开始了一种井喷式的复苏。据统计,目前已经官宣的音乐节达到58场,而其中在国庆期间的7天内就有23场之多。

考虑到全球的大背景——今年对于全球音乐节市场来说是惨淡的一年。受疫情影响,Ultra、Tomorrowland Winter、Coachella等备受全球乐迷瞩目的音乐节陆续宣布取消或延期。最令人遗憾的是全球最知名的Glastonbury音乐节,今年是它创办的第50周年,按照原本的计划,Kendrick Lamar、Paul McCartney、Taylor Swift、Diana Ross等大牌音乐人都将齐聚在英格兰的Pilton小镇,与乐迷共同庆祝Glastonbury的50岁生日,但最终不得不取消。

作为音乐市场中的重要一环,当下中国音乐节市场的率先复苏,或许意味着全球音乐市场的格局正在发生一些微妙的改变。

纵然票价千元虐,我待音乐节如初恋

对于真正的乐迷来说,真正的夏天不是红火的乐队综艺《乐队的夏天》,而是从一场户外音乐节开始的。

尽管今年的“夏天”来得稍微有点迟,但势头却很猛。在堪称音乐节最强国庆档中,从地域上来看,北至内蒙古、南至海口、东至哈尔滨、西至青海,都有音乐节的呈现。其中摩登天空旗下的草莓音乐节品牌,就在北京、成都、哈尔滨、东营四城同期开演。在阵容上,草莓音乐节的演出乐队有五条人、后海大鲨鱼、Tizzy T、大波浪、马赛克等。而仙人掌音乐节则邀请朴树、郑钧、吴彤、与非门等坐镇。

不过,势头更猛的是票价——长期以来,音乐节给人的固有印象是票价与演唱会相比还是两个梯度,但今年这一波音乐节浪潮中,部分音乐节的票价已经突破了千元。

仙人掌音乐节的单日票价即达380元-580元,单日VIP票种直逼千元,为980元,双日票价为1100元至1500元。北京草莓的三日通票也突破千元,定价为1080元,而去年草莓音乐节在上海举办时的三日通票价格还只有880元。

以一些大牌艺人的演唱会价格为对比。如五月天的内地演唱会价格范围在355元-1655元区间,周杰伦去年的“地表最强”巡回演唱会的价位达到了580元-2580元。这意味着目前在中国还不能算主流的摇滚乐队们已经在商业价值上能够与主流流行艺人们平起平坐了吗?事实并非如此。

一个最根本的原因是限流带来的成本考量。

9月15日,摩登天空在成都草莓音乐节全阵容公布的推文中写道:“以防疫和健康安全第一为原则,本次成都草莓音乐嘉年华现场将进行限流管理,舞台数量仅设置3个,与此同时,可售门票也将按限流标准严格控制和限量发售,可售门票控制在每日5000张。”而此前,草莓音乐节正常每日人流量可以达到2-3万人。

不仅仅是草莓,限流成为所有音乐节的“标配”。以此计算,如果不提高票价,作为音乐节最主要收入来源的票房因此减少近半。

与此同时,音乐节们的制作成本并没有降低,如果要让音乐节演出阵容具有竞争力,音乐节的演出邀约成本和制作成本还会上升。

尽管音乐节涨价了,但这根本拦不住压抑已久的乐迷们线下娱乐欲望的爆发。

天津麦田音乐节中午12点开票当天,草莓音乐节紧随其后官宣阵容,并在13点钟开放售票,价值一千元的预售通票几乎秒售罄。而更夸张的是麦田 、草莓、南京森林音乐节等的盲鸟票,在不公布时间、地点、阵容的情况下,仍然秒空。

在9月18日之前,剧场等演出场所的上座率只被允许为50%,但7月24日下午迷笛音乐季正式在线上票务平台开售门票,不到半小时线上2000余张门票就已经售罄。最终8月15日和16日两天共吸引了近两万人赴约。9月18日文化和旅游部新规上调至75%后,淄博麦田音乐节也在短短两天时间汇聚了五万乐迷,单日最高人数突破27000余人次。

这其中,除了老资格的乐迷们之外,还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因为近年来《乐队的夏天》《明日之子乐团季》等乐队类综艺节目,而被被吸引到乐队圈层的新受众。今年已经官宣阵容的大厂音乐节如麦田、草莓阵容上,乐夏几乎占据了半壁江山,重塑雕像的权利、五条人、新裤子成为音乐节常客,音乐节现场在成为音乐综艺的第二现场与宣推渠道同时,也给中国的音乐节市场增添了更多的养分。

从理想主义到跑通商业模式

著有《摇滚吧,经济学》一书的艾伦·克鲁格曾经花了很长时间对中国的音乐市场进行调研分析,他的结论是,现场演唱会占中国音乐消费的60%以上,高于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而且中国与美国一样,音乐人的大部分收入都来自现场演唱会。

据媒体报道,第一梯队音乐节邀请压轴的歌手,如华晨宇、朴树、窦靖童、李宇春等基本上报价在百万元以上,第二梯队的摇滚歌手和乐队报价也在60-80万元之间,两季《乐夏》中的乐队成为邀约重点。

据统计,今年因《乐队的夏天第二季》而上了热搜的五条人有11场音乐节要出场,另一个当红乐队大波浪紧随其后,也有9场。

音乐节上演出艺人的收入,是中国音乐现场娱乐市场的缩影。数据显示,仅2018年国内演唱会、音乐节演出场次0.26万场,较2017年上升8.33%,2018年中国音乐现场娱乐市场规模为48.57亿元人民币。

这意味着这一轮音乐节的井喷,其实也是中国音乐产业的复苏。

最初音乐节的诞生与商业无关。1969年,史上最出名、最伟大的音乐节之一“伍德斯托克”为这个世界带来了泥泞而伟大的三天,50万人聚在一起,向世界展示了一代人的音乐和理想主义。


标签:国内继续复苏音乐节井喷演出必须
来源:时间:11/16 /2020作者:责任编辑:admin
热点推荐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