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搞笑 > 脱口秀 > 讲脱口秀,光有笑声是不够的 > [加载失败请点击]
推荐: 中国没有脱口秀 妈妈,大海撞我!#萌娃晒一晒 脱口秀为什么火了
播放次数:
内容摘要

讲脱口秀,光有笑声是不够的

  12月18日,罗家乾在广州主持线下演出。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讲脱口秀,光有笑声是不够的

罗家乾在演出。

讲脱口秀,光有笑声是不够的

12月6日,在西安演出的李亚同观众互动。

讲脱口秀,光有笑声是不够的

12月18日,李亚在南京一家剧场演出。

  5年来,李亚常琢磨一件事:如何让人笑。

  他把生活里各种观察记录在手机里,按数字序号标记,做段子素材。脱口秀演出时,他希望观众每10秒大笑一次。

  “笑”是广州这座城市夜晚很多年轻人寻找的密码。有人坐1小时地铁来听一场脱口秀。有人白天当律师、程序员,晚上来说脱口秀。有的白领刚讲完脱口秀,蹲墙边就写老板催着马上要交的PPT。

  “笑”正在传染,2017年,有4万人开始学习单口喜剧,600人成为职业脱口秀喜剧演员,越来越多年轻人登上这个舞台。

  在李亚眼里,脱口秀的舞台像一个日记本,记录着他生活中微小的情绪。他讲被租房中介骗、被父母催婚、被朋友圈的朋友要求“侃一侃”。朋友们总结他的表演是“观察式喜剧”。全职做脱口秀演员前,李亚卖过保险,干过互联网,创业失败。

  “只有在舞台上,我的头顶是可以发光的。”这个29岁的年轻人说。

  1

  2015年,李亚第一次在豆瓣看到深圳一俱乐部招募脱口秀演员,才知道这是个职业。

  那会,他刚从一家保险公司离职。在职两个月,他一份保险没卖出去。父母又安排他去佛山亲戚家的家具厂,他每天帮着打杂,觉得没什么意思,跟父母说要去深圳玩。后来得知他在讲脱口秀,父亲以为他在说相声。

  当时,脱口秀很小众,他加入的俱乐部只有十几个演员,大家来的目的不一,有的为脱单,有的为推销保险。那时,线下演出很少,观众常常十几个人,演员们要四处拉朋友来捧场。

  如今,想听笑话的人越来越多。28岁的罗家乾创办广州一家俱乐部才3个月,近100个座席的剧场常常爆满。

  此前,他从事过很多工作。第一份工作是园林施工员,在工地上和工人同吃、睡板房,有时赶工期,一天要干18个小时,身心俱疲。

  辞职后他运营过淘宝店,又去房地产公司干销售。卖房子竞争激烈,经理让他跟其他组的同事抢客户,他不喜欢这种“勾心斗角”的氛围,又辞职了。

  他想找总经理助理的工作,觉得这个职位只需要“服务于一个人”,两个多月,面了两百多家,几乎把广州所有招聘总经理助理的公司的门敲遍了。

  他是大专学历,很多公司招聘学历要硕士生,瞧不上他,他也瞧不上对方,不少公司写着招聘总经理助理,实际招销售员。打算放弃时,他等来一份创业公司的offer,一个月能挣3万多元,可疫情来了,月薪锐减到2000多元。

  疫情后,《脱口秀大会》第三季热播,行业向好,他辞职后创办俱乐部,一个人找场地、买音响、搭建舞台,女朋友帮他运营售票。

  他算是这个行业的老演员。从2017年年末,他就开始兼职讲开放麦,没有人过问学历、年龄,只要想讲,都可以上台打磨段子,只是没有收入。而且来去自由,他谁也不用巴结,这家俱乐部不接受,还可以去另一家。

  在罗家乾看来,演员们喜欢脱口秀,是因为这里能展现最真实的一面,“当我把这5分钟的舞台交给你,没有人会对你加以遏制,无论你讲什么,大家最多不给你反应,不会冲上来骂你。”

  这里的演员们几乎都有主业,他们晚上讲脱口秀,白天又做回公务员、律师、学生、新媒体运营等。

  90后王宇飞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来讲脱口秀是因为他喜欢文艺,想找个“能发挥自己才华”的副业,给生活一点“调剂”。他喜欢写小说,看电影、话剧,但在单位,他感觉自己只是庞大系统里的一颗螺丝钉,“在响应一些指令”。

  单位同事不知道他在讲脱口秀。每次上台前半小时,他将手机调成飞行模式。他新开了一个微信号,只有三十几人能看到这个朋友圈,他发自己演出的照片,读书的感悟,那是另一个自己。

  2

  逗笑别人不容易。

  罗家乾表示,至今还没掌握让别人笑的窍门。生活中,他看到什么都想写段子,看到有家长在公交让孩子等车时做作业,他调侃那位妈妈,别让孩子吃饭、睡觉,这样下去,不用3天,孩子不单单可以成才,还能成仙。

  看到朋友圈做抵押贷款的人,他说那些人没人性,让别人抵押辛苦了一辈子买的房,转头调侃自己,连房子都没有。

  多数时候,他把这些讲出来时,观众笑声不太响亮,他觉得是自己技巧不够。

  王宇飞也在琢磨怎么让观众笑,他第一个段子讲自己梦到了郭德纲,梦里他拜郭德纲为师,但郭德纲说他嗓子不好,吃不了这碗饭,为了证明嗓子好,他开始唱被戏称为“恐怖童谣”的《小白船》,郭德纲便收了他。但讲完现场很安静。

  觉得岳云鹏用河南话模仿泰坦尼克号的杰克和露丝有意思,他也模仿郭靖和黄蓉用河南话对话,教观众讲河南话“带劲”“弄啥嘞”“龟孙”,观众也不笑。

  李亚知道这种绞进脑汁逗观众笑的感觉。一天,他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想法,如果自己能用英语从1数到1万,不就代表自己能说1万个英语单词?他由此构思出一个场景,讲自己去公司面试,说能掌握一万个英语词汇,面试官不信。于是,他开始从1数起,一直数到1万。在台上,他一会充当面试官,一会充当面试者,把观众逗乐了。

  那时演员们讲的段子大多是编的,李亚在俱乐部比赛中获得第二名,有观众给他送花、手表,还有女孩向他表白。

  直到一个老演员说他表演不真诚,说他很多段子太假,像讲1万个英语单词的段子,生活中,一个人去面试不会这么说,建议他讲一些生活中真实发生的事,说虚构的段子很难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灵感多昙花一现,创作也不容易长久。

  那之后,李亚开始从生活中找灵感。发现男厕所里常贴着黄色广告,他问同台演出的女演员们女厕所贴什么广告,有说代孕的、代考四六级的,还有说科目二包过的。起初,这几个答案都在舞台上讲过,他发现讲科目二包过时笑声最多,最后只保留这一点。


标签:
来源:时间:01/26 /2021作者:责任编辑:admin
热点推荐
热门排行